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观点

浅谈玉山班与目连戏

添加时间:2015-05-02  作者:玉山县文化馆 黄 晨  来源:上饶非遗网

导读:玉山唐证元年(公元695年)置县。这坐千年古邑,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商贸繁华,艺文盛兴。千年古邑,有千年文化,文化千年,有千年文化遗产,其中最值得骄傲与挖掘的是辉煌的“玉山班舞台表演艺术”与“集道教音乐大成的《目连传》表演艺术”。

?

玉山古戏台

玉山唐证元年(公元695年)置县。这坐千年古邑,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商贸繁华,艺文盛兴。千年古邑,有千年文化,文化千年,有千年文化遗产,其中最值得骄傲与挖掘的是辉煌的“玉山班舞台表演艺术”与“集道教音乐大成的《目连传》表演艺术”。

作者在了解《目连传》故事的老艺人帮助下,参阅了部分古旧手抄本后,对“玉山班”与《目连传》有所了解。为了彰显华夏古戏曲文化的博大与瑰丽,同时也为了《目连传》这一古老的戏曲活化石,再现今人和后人的面前,故特纂文浅谈己见,求教大方。

一、玉山班与《目连传》的源流

集华夏古代各种舞台表演艺术于一身的《目连戏》。早在北宋已形成能连演七天的大型连台本舞台表演艺术的“杂剧”。(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载)。《目连戏》可谓古老久远与博大精深。但《目连戏》改编成“道士腔”《目连传》后,就与唱“道士腔”的“玉山班”连为一体。自南宋绍兴年间(公元1132年)至明.隆庆年间(1567年)四百多年来,从“南戏”发展到“四大声腔”起到了主要的传承作用。

“玉山班”的道教《目连传》是怎样形成的呢?

着名戏曲史专家流沙先生的《戏曲志讲话稿》作了肯定的回答:“南宋初期的“杂剧”到了玉山,在“东岳庙”进行演出,这个是可以肯定的。上饶地区的戏曲历史,源头就可以从南宋初期写起了。”故有“赣剧源头在玉山”的说法流行。

bet 365体育投注官网南宋初,在玉山东岳庙演出的戏班(旧《玉山县志》载)是杭州来的“南戏”戏班呢?还是玉山本土的“玉山班”呢?从《玉山县志》载:“音乐之声喧动地天”的记载,应该是玉山班道教音乐的特点,还有一个旁证文献十分可靠。就是宋代提刑官宋慈纂写的刑书《洗冤集录》的杀人案例中,记述了玉山“锦玉班”在京(杭州)演出时,戏班坤旦(年轻女性)“小桃红”被地方官员奸杀的案例。这是古代“官本”第一次出现玉山班的明确记载。那么在“东岳庙”演出《目连传》戏班应该是本土的玉山班。再从道教宝典《灵宝传符授戒奏桥全章》、《奏名绘职科》、《朝天宝鉴全部》三部道教音乐曲牌词上看,在南宋初期,玉山、三清山的道教文化和道教音乐已十分成熟。民众也十分敬重。当“玉山班”艺人在杭州演出时,同时学到了“目连戏”的内容,传回玉山后,只是一部不能表演的口头故事。在有一定文化和音乐知识的道士的帮助下,配上道教曲牌和道教文化。这样一个唱“道士腔”的《目连传》在玉山班中流传,并登上了宋、元、明“秋祭”的戏曲大舞台,流传至“四大声腔”横空出世后,仍在流传,至今尚存其影响。

记述“玉山班”表演《目连传》的“秋祭”演出活动盛况的还有“官本”《广信府志.风俗编》载:“玉山唐置县,始亲政教。宋南渡人文蔚起,舟东辐辏甲南国。自元迄明,风景不殊,惟岁及秋,兢赛神侫佛,士女填咽,酣歌恒舞,侈费不赀。”

“官本”《府志》记述下属县“秋祭”演戏盛况的确实不多见。但从《府志》上:“兢赛神侫佛”之记述上推理;在元、明两代期间,玉山“秋祭”活动演出的“目连戏”,有道教的“赛神”,也有佛教的“佞佛”。这就是“各地各目连戏和一地九连目”各种版本并存和“打对台”同时演出比赛的“唱对台戏”目连演出现象。但“云”字系“玉山班”是“清一色”演道教曲目的。这是因为三清山道长占碧云在明初改编合成“道士腔”《目连传》的传承所致。

明、清两代在江西、湖南、安徽、浙江、福建等地流传的《目连传》,大多数是唱“道士腔”和“高腔”的,到清雍正年间,因刑部尚书张照改《目连传》为《劝善金科》之后,才有不同剧种的《目连救母》单折戏流传。

流沙先生在《戏曲志编纂会议讲话》稿上载:“玉山县提供的资料有不少。第一,有一个二十四人的戏班,反正它是“目连戏班”底子。为什么说是“玉山班”呢?因为玉山在那时候(元、明)是戏曲繁盛的地方。我们赣剧的口白就是和“怀玉山官话”一样。”(徐鹏程着的《怀玉山纪游》称为“官音”,怀玉山古代是弋阳属地)。

戏曲的“口白”,是别种的标记。《目连传》的口白(即语言)是怀玉山官音,这“道士曲”的《目连传》既是用玉山当地语言做舞台用语,自然是“道士腔”《目连传》的产生地。

流沙《讲话稿》还记述:“玉山有元代的古戏台,在“弋阳腔”没有正式形成之前,已经有“南戏”的《目连戏》,到了我们江西,首站在玉山。

另外,从闽、浙、赣、湘、皖以及玉山保存下来的古戏台上的“戏班”题名上归纳,玉山县有四十个“云”字系戏班。“云”字系戏班演《目连传》时,第二场就是《三清点化善人》(清同治十年手抄本),另外着名赣剧演员潘凤霞也讲目连戏唱腔是三清山道士腔(有录像)“玉山班”艺人均尊称“三清道长占碧云”为师尊。可想,三清道人占碧云改编“道曲目连传”所传可能是事实。(现三清山上最好的古建筑是“明.占碧云藏竹之处”)

一千多年来,《目连传》的源与流至今说不清,讲不明。其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流传在民间,能在舞台上演绎的《目连传》没有历史文献可考,二是《盂兰盆经》与“盂兰会”以及可演出的《目连传》所记述的内容不同,故都难以服人,以上所述,只是提供一个可研究的历史事实,以辨其源流。

二、《目连传》的有关内容与个人见解。

不是演戏出生的学者们,认为“目连戏”是汉代由印度传入的《盂兰盆经》变文而成。因为“盂兰”译为汉语为“救难”,因此就有了佛教《目莲救母》之故事。《盂兰经》实际只是“救难经文”而已。而《目连戏》是舞台表演艺术。自唐代“说唱”艺术《目莲救母》问世后(敦煌变文之一),自唐、五代,至北宋,已改编成了中国特有的“戏”,宋已有“杂剧”《目连传》(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

元代,《目连戏》已普遍流传,故有“一地一目连,各地各目连”之流传。

明代,由于《目连戏》的巨大影响以及“祭祀”活动的需求。改编《目连戏》的人更多,有文献可查的就有:明.张岱的《陶庵梦记》。明永乐的占碧云《道士腔目连传》(今三清山最高规格古建筑系“占碧云之藏竹之处“);明隆庆的玉山县令陈所闻《八珍记》,明万历(1573年)郑之珍的《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能演出戏文);清雍正刑部尚书张照改编的《劝善全科》等。

台湾戴云女士说:“郑(之珍)本不能取代民间演出本。“(《中国戏曲通史》)

现代研究《目连戏》的学者们,多数以明代万历年间,安徽祁门清溪人郑之珍编写的《新目连救母》佛教本为主旨。但早于“郑”本的“道教目连传”知者较少。

其实,到郑之珍《新编目剧》时,《目连戏》已演出了一千多年。目连戏不是剧种,从各种史料研究,目连戏是大型的古代戏曲表演活动形式。(类似现代的大型文艺汇演)《目连救母》只是演出“目连戏”、“秋祭”演戏活动中的一折(一场)。古代“秋祭”表演有“打对台”和“唱对台戏”的传统。只要戏班能演的剧目,全部串连起来演出,一个剧目接一个剧目连起来不间断的演出,演得时间最长的戏班叫“鼎班”,得钱最多,名气也最大,是古代戏剧班社为求生存的好办法。

“秋祭”活动的中心日期是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日,是中国百姓公认的“鬼节”与“祭日”。说成是“盂兰会”,并与《盂兰盆经》连为一体,这无明确的史料记载,“盂兰会”的纪念日是农历正月初二、初三两日,故佛教的“目莲”并非道教的“目连”,只是中、印文的巧合。但又为什么会“巧合”呢?最为可能“巧合”的是:古代演“目连戏”时,同时还要演《丁兰木刻》(廿四孝之十二孝的故事)“盂”是道教的主要“法器”(道教典籍<奏名给职科><给水盂>中唱:“明朝十五须知换,盂中最有妙真功。”)看戏的人“断章取义”,把“盂”字与“兰”字连成一体讲与他人听,久而久之,就把两个故事并成一个故事传讲所致。

?

三、《目连传》能不能传承的问题

《目连传》历史久,名气大,影响深。是古典剧目中的经典。能不能传?可以不可以传?是摆在文化工作者面前的一个问题。纵观当前的各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节目。是值得改编的剧目。《目连传》有着观赏性很高的程式表演,有古老优美的音乐。“孝”文化也是当今人应该学习的道德。《目连传》还是古代戏曲艺人的“心血”,是留给后来文化人的宝贵文化遗产。但是不改编,恐怕不好演出,如不演出,就传承不下去。若现在还不抢救,全本《目连传》就有失传的可能。只要我们现在的文化工作者,学我们智慧古代戏曲艺术家一样,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地改编这部古老典型的经典剧目,才能使博大精深又瑰丽多彩的古典名剧,一代一代地目连下去。

?

【责任编辑:故城】

Copyright ? 2015 上饶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保护中心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赣ICP备14002344号
服务热线:0793-8078177 电子邮箱:srfwz@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