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观点

上饶民歌遗产概述

添加时间:2015-07-18  作者:杨长雄 邓志成 王肃和  来源:上饶非遗网

导读: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本区属于赣东北革命根据地,方志敏、邵式平、黄道等同志率领农民起义,成立了各级苏维埃政府,在滚滚的革命洪流中,涌现出大量的革命历史民歌……

上饶市区域习称赣东北,位于长江中下游交接地段之南岸,境内有饶河、信江、乐安江等流域。东屏怀玉山与浙江金华地区交界,西临鄱阳湖与九江、南昌、抚州三地相连,南以武夷山与福建建阳地区接壤,北靠景德镇与安徽徽州、池州两地为邻。

本市行政建制可追逆至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始置饶州,治所在今鄱阳县。唐乾元元年(公元758年),分出饶州和其他州的部分辖地另置信州。明初,将饶州、信州分别改为饶州府、广信府,清代沿用明制。民国期间几经变动,改制为浮梁专区和上饶专区。解放后又几经调整为上饶地区。2000年撤区设市,现辖12个县(市、区),人口共740万(2012)。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本区属于赣东北革命根据地,方志敏、邵式平、黄道等同志率领农民起义,成立了各级苏维埃政府,在滚滚的革命洪流中,涌现出大量的革命历史民歌。解放后,随着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不断发展,进一步促进了民歌的繁荣,广大人民群众以民歌形式来歌颂党、歌颂祖国、歌颂社会主义、歌颂人民的幸福生活,这就产生了一批优秀的新民歌。

所有这些民歌,好似一面历史镜子,反映出上饶人民世世代代的生产劳动、社会实践和生活情趣。

(一)民歌内容概况

本市区域的民间歌曲,题材广泛,形式多样,它与人民的生活血肉相连,密切相关。

日头公公早下山,

我打长工实为难,

一日三餐糙米饭,

一条咸菜下三餐。

——弋阳:《骂声东家黑良心》

这首《骂声东家黑良心》,抨击了旧世的不平,倾吐了长工的辛酸,具有鲜明的反剥削的思想倾向。

在封建社会里,劳动阶层妇女的命运比男子更悲惨,旧礼教加在妇女身上的枷锁,比男人更深重。在这部份民歌中,有些是揭露社会罪恶和反映妇女悲惨遭遇的。如:

我在堂前掉了一枚针,

吓掉我的魂;

婆婆晓得打肿手板心,

吓掉我的魂;

丈夫晓得拖散两发鬓,

吓掉我的魂。

——婺源:《失掉一枚针》

情歌在我区民歌中,占有相当的数量。如,广丰的《送郎送到大门口》、玉山的《绣花鞋》、鄱阳的《我想情哥日落山》等等,反映了青年男女渴望婚姻自由,寻求幸福的向往,抒发了人们的纯结爱情和高尚情操,这些歌曲广为流行。

以传授生活常识、历史知识、自然现象以及计数口诀为内容的民歌,在本区也较为常见。如,横峰的《什么生来冲半天》、德兴的《十二月花》、余干的《数螃蟹》等等。再如,广丰的《拉天歌》、万年的《新闻歌》、《猪八戒的娘》等歌曲,内容风趣诙谐,有较强的生活情趣,富有娱乐性。

上饶市区域是革命老根据地,革命历史民歌极为丰富,这些歌曲对唤起民众、鼓舞斗志、以及活跃群众文化生活,都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它们象一支支的战斗号角。如:

第一英雄方志敏,

第二将军邵式平,

两条半枪来起义,

打倒地主和豪神。

江西出了方志敏,

弋阳漆工湖塘村,

两条半枪闹革命,

穷人翻身作主人。

——弋阳:《两条半枪闹革命》

又如:

大家来革命,

大家一条心,

要把贪官都肃清,

打进上饶城。

打进上饶城,

狗官齐逃奔,

逃到广丰去藏身,

不敢斗我们。

——上饶:《打上饶》

类似这首歌曲,许多县市都有,如:《打贵溪》、《打鹰潭》、《打广丰》、《打河口》等。1927年,方志敏的夫人缪敏同志为了发动广大妇女参加红军,还亲自写了一首《妇女放脚歌》,号召广大妇女团结起来砸烂枷锁,起来放脚、剪发,和男子一样参加革命行列。

总之,这些民歌反映了我区各个不同社会时期和历史阶段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状况,也反映了我区民间风俗习惯和人民思想感情,它对于研究我国社会历史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二)民歌体裁分类

本市汉族民歌的体裁,主要可分为号子、山歌、小调、灯歌、风俗歌、渔歌、儿歌以及生活音调等类。各种体裁在旋律音调、节拍规律、曲体形式等方面,各自都有鲜明的地方特征。

1、号子:号子有水上号子和陆地号子两种。水上号子多分布在鄱湖平原地区,如,鄱阳的《撑船号子》、《大篙网吆号》,余干和万年的《拖船号子》等等。信江和乐安江上游山区的水上号子较为粗犷有力,如,婺源的《船夫号子》、《木排号子》,玉山的《推船》,上饶的《推船过滩》等等,为排工、船民水运搁浅过滩时多人协力所唱;平源地区的水上号子则舒展流畅,多为船夫、渔民行船时即兴而歌,以鼓操舟之劲。陆地号子可分搬运号子、工程号子、作坊号子和农事号子几种。搬运号子多为城镇码头工人所实用,有双人号子和多人号子两大类;工程号子则分布城乡,如玉山的《打硪号子》、《磙筒号子》,婺源的《架桥号子》、《舂米号子》和《锯板号子》等。号子节奏有的坚定平稳,有的则轻快跳跃;曲调有的高亢嘹亮,有的则深沉浑厚;形式上或是一领众和,或是甲乙对唱,起着指挥劳动,协调动作,提高工效的作用。

2、山歌:山歌大致可分为生活山歌、放牧山歌和田园山歌几种。生活山歌的曲调抒情,唱词陈述较集中,题材广泛,反映一般日常生活,劳动和爱情等方面内容,如,横峰的《什么先生爬山岗》等。放牧山歌的腔调富于口语化,常有呼喝性的衬词,较接近生活音调,如,上饶、玉山的《呼牛调》,这些又似生活音调又似山歌的民歌,是放牧山歌的一种特点。田园山歌为农民在插秧、耘禾劳动中所唱,借歌述怀舒心,驱散疲劳。这类山歌音高而奔放,节奏自由,有的夹用假嗓传扬很远。如,鄱阳的《你不唱来我不催》、《耘草耙仂下田二面光》、玉山的《耘田歌》、万年的《耘禾歌》等。

3、小调:本市民歌小调中的地方小调、采茶小调和革命历史民歌较有特色。地方小调与当地山歌关系密切,由于过去交通落后,流传不广,与外地相互影响不大,因而地方特色较浓。如,婺源的《十条手巾》、《十二月花》、德兴的《肩挑篾篓打长工》、《十八对》、横峰的《打长年》等等。采茶小调多为民间“三脚班”小戏所吸收采用,这种小调多为分节歌,有上下句的,也有四句头、六句头的等。歌词中常加许多有趣的衬词与衬句,地方风格鲜明。如上饶市的《撇芥菜》、《鲜花爱煞人》、《三月三》等。小调中的革命历史民歌,产生于风骤云涌的土地革命年代,歌词的地方特点相当突出,如弋阳的《江西出了个方志敏》、《两条半枪闹革命》、横峰的《劝郎当红军》等;但曲调多用当时的流行小调填词改编,那些曲子有些来自外地,但在当地群众广泛传唱中,渗入了本地音调,这就使曲子仍然带有赣东北的地方性。

4、灯歌:本市的灯歌可分两类。一类是专为节日喜庆演唱的,如上饶的《跳茶灯》,鄱阳的《采莲船》、广丰的《鱼灯歌》等,演唱时载歌载舞,灯彩缤纷,锣鼓齐鸣,气氛热烈。另一类多为平时娱乐所用,属歌舞表演形式,如上饶的《爱什么花》、玉山的《下南京带货》、广丰的《卖花钱》、婺源的《铜钱歌》、德兴的《对花》、上饶县的《打簸箕》等。这些歌曲节奏明快,曲调活跃。

5、风俗歌:这类民歌始于民间婚丧喜庆或传统节日,如,反映婚事的有鄱阳的《一乘花娇四人抬》、《一对蜡烛一样长》、横峰的《一对鸳鸯好夫妻》、婺源的《贺喜》等。这些歌曲有说有唱,有领有和,篇章较灵活,可长可短,加以吹打拉弹伴唱,十分热闹。此外,嫁女有《哭嫁歌》、办丧事有《哭七歌》,这些歌曲似唱非唱,似白非白,声泪俱下,动人心弦。上饶地区的风土人情,各地不尽相同,仅端午节的《龙船歌》,不相同的就有30余首,各有特色。

6、渔歌:上饶市区域于鄱阳湖东滨,渔歌甚多,这类歌曲实为水上山歌,多为船夫、渔民顺水行舟时触景生情而唱,抒情以声,得以其乐。如,鄱阳的《粉蒸鳜鱼真难求》、《每日打鱼乐陶陶》、《我靠打鱼去营生》、余干的《东风一吹郎船开》等等,均属此类。

7、儿歌及生活音调:本市收集的儿歌,包括儿歌和摇儿歌两部分,前者如《儿歌游戏》、《牛歌》等,后者如《摇儿歌》、《摇箩窝》等。生活音调中,玉山、上饶的《呼牛调》,婺源的《卖包》等,很有地方特色。儿歌与生活音调都未形成完善的民歌,但那些音调都是生活语言的升华,音乐性很强。

(三)民歌风格色彩

上饶市区域民歌一方面具有“江南民歌”的共性,另一方面又具有“赣民歌”特点,这二者兼收并蓄,是上饶地区民歌的基本风格,它的特色就是体现在“江南民歌”与“赣民歌”之间的过渡性色彩。由于本市面积宽阔,其民歌还可分为鄱湖平原地区、信江中上游地区和东北部山区三个色彩片。

1、鄱湖平原地区,包括鄱阳湖东滨的鄱阳、万年、余干的平原地带,是江南着名的“渔米之乡”。安居乐业的生活酿成当地居民温顺、善良、勤劳的品德和富于感情的性格,这里的民歌婉约轻扬、热情奔放,大体上“以柔为主,刚柔吻合”,具有辽阔清香的湖滨水乡特色。如,余干渔歌《康山渔歌》。

这首鄱湖渔歌,旋法是一个向上的弧形线,乐汇有江南色彩特点,但象句头的那样辽阔宽广和自由奔放的旋律,在江浙一带水巷小河的民歌中却是罕见;若与“哎呀嘞”一类的赣南山歌相比,又不及它们那样刚劲粗犷。鄱湖平源的民歌,既优美流畅,而又辽阔宽广。

鄱湖平原上的农田山歌,比渔歌的抒咏性更强,装饰音用得较多,旋律更婉转。如,余干的《长工歌》。

类似这种山歌,各地都有,但鄱湖平源的仍有它的独特之处,由“宫”下行大跳到“角”(i——3)的进行,在这里比较常见。

2、信江中上游地区,地势多丘陵,信江发源于怀玉山,从东向西流经玉山、广丰、上饶、铅山、横峰、弋阳等县区。这里土生土长的民歌,口语化很强,抒咏性不足,色彩单纯,感情补素,带有浓郁的山乡泥土味。由于这里与浙西接壤,两地的自然条件与方言色彩都十分相近,交通又较便利,民间交往频繁,因而这里民歌中的一部分小调和灯歌,源于浙西,它们与本地乡土民歌拼为一体,染上了本区色彩。“以刚多见,外刚内柔”是它的基本风格。如,信州区山歌《开口就唱共产党》。

这首民歌是一字一音,长音刚劲平直,无装饰性的抒咏旋律,但从曲调线条看来,内含的柔婉感情,还是很有寻味的,这种“外刚内柔”的特征,在外来的民歌中看得更清楚。如,浙江民歌《绣花鞋》,一字多音和十六分音符用得较多。

这种流利婉转的小调进入信江中上游地区以后,长期与当地人民的性格语言相结合,便增粗了旋律线条,但显示出更朴实的感情。如,玉山民歌《绣花鞋》,一字一音和八分音符用得较多,但音乐主题和浙江的《绣花鞋》相似。

在横峰、弋阳、上饶等县的山区,还有一些类似“兴国山歌”的锁歌,相传是在半个世纪以前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从赣南传入本区的,那些粗犷的山歌在本区浩如大海的流利小调包围下,起了中和变化。

3、东北部山区,即婺源、德兴山区,属黄山余脉,与浙江、安徽接壤,地势多山而间有谷地,居民多以种茶为业。茶农日以继夜摘茶、炒茶和做茶等操作,借歌减轻疲劳助长情绪。由于生活环境所限,这里几乎不见辽阔奔放的山歌,而以小调体裁为多,旋律流利幽雅,节奏轻松活泼,因为边劳动边歌唱,所以不是单纯的感情表现歌曲,而有相当程度的生产实用性,一首抒情歌曲,往往有规律在节奏上加强力度,以适应操作之需要。这种“刚柔并重,柔中含刚”的风味,是东北部山区民歌的别具一格。如,婺源的《十条手巾》。

这种曲式四方规整,节奏强、弱、强、弱的形式,最为常见。

(四)民歌的音乐构成

上饶市区域民歌的音乐构成特点如下:

1、调式与音阶。本区民歌,宫、商、角、徵、羽五种调式齐全。“徵”最为常见,“羽”次之,“宫、商”再次,“角”为数最少。各调式均以五声音阶为主,五声性的六、七声音阶不多,四声音列及三声音列也较少。

2、功能音与骨干音。本区民歌中各调式的功能音具有共同特点,即其属音和下属音很少直接进入主音,在终止式中更为罕见。如,婺源民歌《十样花》。

在这首民歌中,属音“5”没有直接进到主间“1”。本区民歌旋律中的骨干间,各调式则不完全相同,但以四、五度结构为主。徵调式以“512”,羽调式常以623,商调式以256为骨干音。三、五度结构为骨干音的较少,主要是宫调式的135,羽调式很少以613为骨干音。但四、五度与三、五度的综合结构比较常见,如13512,23613等。

3、转调现象。本区民歌的转调,常见“同宫犯调”,如,万年的《划干龙船》。

“移宫犯调”的情况也有,如,上饶县的《车水号子》。那种带“清角”的六声音阶出现,很显然是下属犯调。

4、旋法规律。上饶市区域民歌曲调的旋法以五声音阶级进为主,小跳进行不太多,大跳更少见,五声音阶的特性很强,几乎没有小二度的进行,乐汇的音域较窄,旋律的起伏线条不大。

5、复合拍子。本区有一定数量的5/8拍子山歌,信江中上游较多。如,弋阳山歌《太阳出山三尺三》。

这种5/8拍子的山歌,不能用西洋音乐理论来解释,它不同于东欧、西亚的复合拍子,不是出于律动要求,而是出于歌词句逗的需要。它的节拍感不强,时值的比例也不很准确,它的前身是自由拍子的山歌,现正朝着规整化节拍过渡,属于谣唱性山歌,如,德兴的《十二月花》、广丰的《十八对》等等。

(五)风格形成的条件

上饶市区域民歌特点的形成,一是地理环境的影响,二是历史背景的影响,三是语言色彩的影响。

1、地理环境。位于本区西部的鄱阳湖是江南水上交通的中心地带之一,南有赣江与省内各地相连,北有长江与江南各省相通,无论是江南民歌传入本省,还是赣民歌流出外地,都可能在此处交汇,这是本区民歌形式过渡性特征的重要因素之一;本区的气候、土壤等条件,既与本省邻区相似,又与江南各地相近,这也是“江”、“赣”两地民歌都可在此扎根的原因。

2、历史背景。一方面,本区民歌受“吴歌”影响有渊远的历史;另方面,自明代以来,本省区域基本固定,有利于省内交往,使本区民歌逐渐增浓了赣民歌特点,这样就逐步形成了双重色彩。

3、语言色彩。上饶地区的方言体系比较复杂,但主要是“吴”、“赣”两种语系。以上饶为中心的附近几个县,除少数乡村接近“闽”语外,基本都属“吴语”体系;以鄱阳为中心的一大片地方,均属“赣语”体系。本区民歌形成为“江南民歌”与“赣民歌”之间的过渡性特征,这与本区“吴”、“赣”两种方言并存有着密切的关系。

(六)畲族民歌特点

贵溪县的樟坪与铅山县的太源两乡毗邻,那里是畲民聚居之地,大约于明末清初,他们从福建汀洲和浙江兰溪迁入,据1981年调查,贵溪县樟坪约有畲民1000余人,铅山县太源有畲民99户,561人。他们祖辈终年居于深山,靠砍伐、造纸、摘茶、采药、挖山芋、挖笋和耕种少量土地为生,生活非常艰苦,解放前被称为“野人头”,他们没有本民族的文字。解放后,畲山寨修建了公路、水电站、加工厂、中小学、医院、商店等、畲民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都得到翻身。

畲族人民有自己的语言,他们喜爱唱歌,无论是在山野还是在村落,随时都可听见他们朴实悠扬的歌声,畲家自己说:出门打“娇莲”,“山歌宽人心”。他们以歌代言,用歌来交流感情,用歌来传授知识。畲族民歌,按体裁可分山歌、小调、灯歌、风俗歌等。

山歌:山歌只有一种称“打交恋”或“打娇莲”,又叫“打山歌”或“打歌哩”。这类山歌在当地畲族民歌中数量最多,男女老幼都会唱,内容大都是反映爱情生活的。如,贵溪的《打起山歌闹九州》、《灯盏有油烧灯擎》、铅山的《唱个金鸡对凤凰》、《姐儿打歌细细声》等等。这类山歌的歌词结构一律都是五句体,存在两个韵脚,如铅山的《郎一山来姐一山》:

郎一山来姐一山,

好比芙蓉配牡丹,

郎儿好比梁山伯,

姐儿好比祝英台,

两人姻缘配拢来。

这里第一、二句属“言前”韵,而第四、五句就换成“怀来”韵了,这是“打交恋(娇莲)”的独特风格。另一种山歌叫“崇安歌”,因从福建崇安传来得名。“崇安歌”的歌词有上下句体的,也有四句体的。其节奏自由,音调高亢,其拖腔特点是每句的最后都落在主音徵(5)音上。如,铅山的《叫我面皮搁哪里》。

此外,还有一种规整型山歌,称为“锁歌”。它的节奏平稳,曲式为四句体,每乐句四小节,第一、三句的句尾都出现三拍子,这是出于问事的语气需要,并使节奏有了变化,不致于过于呆板。如,铅山的《什么呱呱》。贵溪樟平的“锁歌”与铅山的略有差异,它是第二、四句的句尾多出一拍,音调特点相同,如,《采花采到姐跟前》。

灯歌:畲族人民在春节期间,到各家各户跳“马灯”,由6至8人身系纸扎的马,另外2至4人手拿纸盘花,两个小丑演员,由锣鼓伴奏。跳“马灯”时由两个小丑演唱“马灯调”,也叫“采茶歌”。

风俗歌:畲族的《祈祷歌》是风俗歌中的一种,也属于“宗教歌”,畲族死了人做道场时,要唱祈祷歌,这类歌畲族群众都会唱,因此畲族有时死了人,也可以不另请“师公先生”(道士),自己邀请些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凑合在一起,就可以“做五和尚”(做斋、做道场)了,多则三天三晚,少则一天一夜,清唱《请神》、《酒杯》、《五兄弟》、《保护歌》等,不用乐器伴奏,这是用以超度灵魂“上天堂”的一种迷信活动,也是畲族流传已久的风俗活动。

小调:畲族的小调,一般在家中庭院里演唱,曲调比较简单,均是两句体上下句结构。大型曲本有《孟姜女》、《王氏女》、《风筝记》、《梁山伯》、《破肚记》等,小型的有《山东蒋二娘》、《十想郎》、《手巾歌》、《十绣香荷包》、《打鸳鸯》等。由于畲汉杂居,有的离汉人居住较近,因此汉族民歌也流传到畲山寨。?????????????????????????????????????????????????????????????????

初稿作于1988年9月。(一)民歌内容概况,由邓志成执笔;(二)民歌体裁分类、(三)民歌风格色彩、(四)民歌的音乐构成、(五)风格形成的条件,由杨长雄执笔;(六)畲族民歌特点,由王肃和执笔。

【责任编辑:故城】

Copyright ? 2015 上饶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保护中心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赣ICP备14002344号
服务热线:0793-8078177 电子邮箱:srfwz@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