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365体育投注网址主页

彭巧先的传说(故事选登)

添加时间:2015-05-25  作者:徐金华 收集整理  来源:bet 365体育投注官网_365体育投注怎么看直播_365体育投注网址主页

导读:彭巧先的传说(故事选登) 《彭巧先大义灭牛》《满城皆识彭巧先》《彭巧先忙捉虱子》《彭巧先戏坏伙计》《彭巧先追赶兔子》《光叙(绪)不行》《彭巧先栽蒜》《彭巧先断布》《彭巧先耪芝麻》《下厅到上厅》《张财主吃屎》《彭巧先戏邓财主》《彭巧先斗外乡佬》《彭巧先赚铜钱》《彭巧先放牛》《彭巧先与夜壶王》《彭巧先治泼妇》《彭巧先喝酒》《彭巧先过桥》

《彭巧先大义灭牛》

余干里彭,山青水秀,林茂草丰,封山育林一惯搞得很好,只是那里没有村规民约,日子久了,免不了有个别村民偷偷地往村后的禁山中放牛,这种现象由于未得到及时制止,所以后来上山放牛的人越来越多,把本来禁得很好的山林树木糟蹋得不成样子,在散步时,彭考先听到村民谈到这些情况,出于对公益事业的关心,他也一直在思考着如何能把这些乱放牛的人管好。经慎密考虑,终于有了主意。

一天早上,他叫家人把自家的水牛偷偷放在后山吃草。到中午,大多数村民收工回家吃饭时,当着众村民的面,忽然有人来报,村后禁山上有一条水牛在那里放牧。彭巧先听罢,假装生气的样了,大声喝问:“那是谁家的牛?这样在禁山上乱放,长此下去,祖宗的基业岂不要毁于一旦?!”又说:“不管是谁家的牛,你们去牵来杀了,牛肉按户头和人丁分食,以警后人”。众人见彭考先动怒,不敢违抗,只得照办了。这件事,对那些乱放牛的人震动很大。从此,再也无人敢到禁山上放牧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当大伙得知事情真相后,都深受感动,齐声称赞彭巧先为了众人封好山,竟舍得把自家的牛宰了,真是了不起。

《满城皆识彭巧先》

彭巧先能够在余干扬名立万,还得感谢一个人,他姓张,是余干县城最大的财主,张财主很自负,在余干县城的确有那么一亩三分地,对彭巧先这样的乡巴佬,眼睛旮旯都瞧不上。有回张财主到乡下吃农家饭,听说彭巧先是个妙人,见面就打哈哈:“巧先想不想到城里逛逛啊?”彭巧先说:“不去!都逛好几百回了,没劲!”张财主有点奇怪:“这么说,你对县城很熟啊?”彭巧先说:“马马虎虎啦!”张财主不信:“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呀?”彭巧先说:“不信打个赌好不好?明儿个咱们一块儿逛县城,看谁的熟人多,输了请吃饭!”嘿!那当然好,谁怕谁呀!

第二天进城比赛。为公平起见,俩人手挽手肩并肩,前后不拉,都不占便宜。可是出了奇了,都跟彭巧先打招呼:彭巧先!彭巧先!”“嘿,彭巧先哪!”满街彭巧先叫个不停。更可气的是,平时跟张财主认识而且关系不错的,都只认彭巧先。也不知道今日是怎么了,中了邪不是?张财主只好请吃饭,在酒楼叫了一桌菜。有牛肉饼炖粉条,有芝麻藕夹,还有香酥荷花,吃起来爽口爽心。张财主见酒楼里的大老板二老板小伙计都认识彭巧先,不好意思地问:“先生咋就这么有名呢?”彭巧先嘴里很忙,就用筷子指了指后背。张财主一看,气晕了。敢情他在后面贴了彭巧先三个字啊!

《彭巧先忙捉虱子》

彭巧先到杨财主家打长活,上工的头一天,天还不亮,杨财主就早早起来叫他下地,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彭巧先出来,就又不耐烦地嚷起来。

彭巧先说:“我早就起来了,正在忙着捉虱子呢。”

杨财主说:“胡说,这会儿天还没亮,黑灯瞎火的看得见捉吗?”

彭巧先反问道:“既然看不见捉虱子,那叫我这么早下地,就能看得见干活吗?”

杨财主被问哑了。

《彭巧先戏坏伙计》

彭巧先在药铺打工的时候,有个伙计是老板的亲戚,平时老是欺负他人。对彭巧先颜色不好,彭巧先就捉弄人,用稀糖和芝麻调成屎状,很恶心地堆在柜台上。老板见了很生气:“谁在柜台上拉屎啊?”一看神色就知道是彭巧先,老板说:“彭巧先,你说怎么办?”彭巧先很悲壮地说:“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决定把它吃下去。”说完真吃了,还装出很难吃的样子。第二天他又如法炮制,再次享受了芝麻糖的美味。到第三天,彭巧先真的把屎拉柜台上了,老板要他现吃,他不干:“我都吃两次了,还吃啊?要怎样您才相信我啊?”老板只好把视线转移到伙计身上,那个坏伙计被逼无奈,只好把屎吃了一点。

《彭巧先追赶兔子》

彭巧先有一次去外乡打短工。一天,走了好多路,饥饿难熬。遇到有个财主家的大少爷带着一帮人,牵狗架鹰出来打猎。几个随从抬着馍馍挑着肉。

彭巧先上前说:“你们和我们怎么不一样?我们那里,打猎的见了兔子只用人追赶,不用猎狗不用鹰。”

大少爷说:“胡说,人追赶得上吗?”

彭巧先说:“可惜我饿了,不然我就追赶一只叫你们看看。”

大少爷就请彭巧先吃馍馍和肉。彭巧先吃饱了,刚好草窝里钻出一只兔子,就说了声:“现在看我的。”但他刚追了几步,那兔子就窜得不见踪影了。

大少爷生气了:“你怎么追赶不上?”

彭巧先笑道:“我们那里的兔子跑得慢,能追赶上,你们这里的兔子跑得这么快,怎么能追赶得上呢?”

《光叙(绪)不行》

彭巧先在吝啬鬼王大麻子家当长工。王大麻子为了使长工少吃饭菜,每顿吃饭时总要同长工们叙叙闲话。这一天吃饭时,王大麻子“叙”起了光绪与道光两个皇帝。

彭巧先忙说:“光绪的老爷爷是道光,依我看,光叙(绪)不行,还是倒(道)光好!”说完,把桌上的几碟菜全倒进了几个长工的饭碗里

《彭巧先栽蒜》

一天,彭巧先跟几个长工在牲口棚前就着老白菜帮子吃高粱面饼,却听见王大麻子的厨屋里在“哧啦哧啦”地炸麻糖,又传出王大麻子训斥他小子的声音:“蹲在屋里吃,别出去,当心露头挨狗咬!”

上午下地栽蒜。彭巧先悄悄地吩咐长工们把蒜瓣都头朝下点种。几天后,蒜苗却还没冒芽,王大麻子急了,趴在地里抠起来。抠一个,见是头朝下,再抠一个,还是头朝下,就找彭巧先算账。

彭巧先把眼一眨说:“你不是说,‘露头挨狗咬’吗?它不敢露头,该是怕狗咬吧?”

《彭巧先断布》

某村有个叫石榴的农民,一向忠厚老实。有一天,石榴因老婆患病无钱医治,从邻家借了一匹白布,赶着毛驴进城变卖。走到半路,遇见一个算卦的瞎子,求搭牲口进城。石榴可怜他眼瞎行路难,就把他扶上驴背,自己在前边牵着毛驴走。

到了城里,瞎子搂抱着那匹白布下了驴,然后扭头就要走。石榴不解地问:“怎么?难道你想赖我的布?”瞎子不甘示弱地说:“骑了你一会儿驴,我的布怎么就变成你的了?”两个人争执不下,吵吵嚷嚷招来了一群围观的人。这时人群中有人问瞎子:“你说布是你的,有何凭证?”瞎子说:“我这布三丈七尺长,一尺八的幅宽,不信你量量。”“那人一量,果然不差。原来瞎子骑在驴背上时,暗暗地用手摸索着把布量了遍。这一下可炸了锅,在场的人纷纷指责石榴不该讹瞎子的布。石榴素来能干不能说,是茶壶里装饺子——肚子里有倒不出来的人,此刻更是觉得心里窝满了冤枉气。

说来也巧,这一天正赶上彭巧先进城串亲戚,他把这情景看得清清楚楚。彭巧先深知石榴的为人,等人们的议论声稍微平息后,就故意地高声说道:“哟,算命先生,你这块蓝布染得可鲜亮呀!”瞎子忙说:“孩子他妈娘家开着染房,还能染不好?俺这块蓝布值钱着呢!”彭巧先见他露了馅,赶忙趁机说:“大伙儿看看,这块布到底是他的吗?”人们立刻省悟过来了:这布不是瞎子的。于是转而斥责瞎子不该坏良心,讹石榴的布。说得瞎子伸出手来直扇自己的脸。

《彭巧先耪芝麻》

一天彭巧先下地去耪芝麻,临走时问王大麻子:“掌柜的,这芝麻苗多远留一棵啊?”王大麻子回答道:“一筷子远就行。”“好吧”,彭巧先一边答应,一边跑到厨房拿了根筷子,然后下地了。王大麻子对彭巧先做活不放心,傍晌午时转到地里去查看,见彭巧先正在用筷子量一下耪一锄,耪一锄量一下,大半天了还没耪一遭地。谷大肚气急败坏的嚷道:“哪有你这么耪地的,快住手,错了!”彭巧先一本正经的说:“没错,你不是说留一筷子远吗?你瞧,不远不近,正好一筷子。”王大麻子闹了个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下厅到上厅》

有一天,天下着牛毛细雨,彭家祠堂下厅,坐着几个妇女,边做鞋底,边话家常。突然,彭巧先走进祠堂,一位大嫂打趣地说:“彭巧先,不怕你经常白五白话,你有本事把我们从下厅哄到上厅,就算你有本事。”其余几个妇女也叽叽喳喳地随声附和。彭巧先装作为难地样子说:“不行,我冒有这个本事。若从上厅哄到下厅,那还差不多。”

一群妇人,于是马上起身,从下厅跑到上厅,一个个收了鞋绳,两手往腰里一叉:“来,彭巧先,看你有什么本事,把我们从上厅哄到下厅!”

彭巧先哈哈大笑:“这不是已经从下厅到了上厅吗?”妇人们又七口八嘴:“说话不算数。”“死白话,上了你的当了。”“不算,不算,你骗人。”妇人们仔细一想,方才明白中了他的计,也咯咯笑个不止。

《张财主吃屎》

张财主死爱钱,彭巧先头年借他5两银子,第二年张财主就要他还10两,并且天天来逼债。彭巧先很生气,暗暗定了一个计。

那天,彭巧先把一个油饼放在桌子上,自己躲在窗外偷看。张财主果然又来逼债,在屋里等了好久,总不见彭巧先回来,就把饼吃了。

他刚吃完,彭巧先跑进来说:“完了!谁把饼吃了?”张财主笑道:“实不相瞒,我吃了!”彭巧先说:“不得了!你死到临头还笑,这是我花20两银子银子从远方买来毒老鼠的药饼!”一句话把张财主吓得半死。连忙求道:“仁兄救我,仁兄救我!”说着大哭起来。

彭巧先暗自好笑,说:“要我救你可以!你吃了我20两银子药饼,就要抵消账上的10两银子,还要给我10两,我才救你。要不你只有等死!”

张财主无可奈何,只得把账上的10两借银一笔勾销,另外又拿出10两白银给了彭巧先。彭巧先接过银子,把早准备好的人屎端出来,要张财主张开口,捏好鼻子,然后,“咕咚”一声把一碗人屎灌了进去。

不久,张财主心里一阵阵难受,忙问道:“仁兄约我喝的什么药,怎么像屎臭?”彭巧先说:“不怕你见怪,正是人屎。”张财主一听,“哗”地一声呕了一地。彭巧先笑道:“好了,好了,毒药全呕出来了!”

张财主看了看地上的残渣不觉称赞道:“仁兄真是高明的土医生啊!”

《彭巧先戏邓财主》

彭巧先的邻村有个邓姓的财主,平日为人小气刻薄,仗着有钱有势,总爱欺负乡邻。很多穷人对他又恨又怕。

有一次,彭巧先在栖凤渡做事,看到天气即将变化,不时将有大暴风,便飞奔回家。离村口不远遇到邓财主。

邓财主见彭巧先行色勿勿,便调侃他:“彭巧先,是不是又在哪里打白哇(用语言戏耍捉弄他人)被别人追着打?”

彭巧先见是邓财主,立刻说:“我哪有时间打白哇哟。栖凤渡河里正在闹鱼(往河里下迷药毒鱼),我打飞脚回来拿家什去捞鱼。不和你哇了,迟了就冒得了。”

邓财主爱贪便宜,一听便来了神,立刻飞奔回家,拿了家什就往栖河赶。跑到栖凤渡一看,哪有闹河一事?!冒办法,便骂骂咧咧地往回走。走到半路,雷雨交加,邓财主被淋了个落汤鸡。

回到家里,邓财主被淋病了。躺在床上,他心犹不甘,便写了一封信骂彭巧先,叫他的儿子送去。他儿子平日里好吃懒做,德行比他老子还坏,乡邻也是对他敢怒不敢言。

财主崽把信送到彭巧先手里。彭巧先看了信,觉得好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财主崽不明白,就问:“你笑什么?”

彭巧先说:“你老子还真客气,要我家那个穿底石臼(舂米或捣物用的器具,用石头制成,样子跟盆相似,年久穿底),就拿去好了,还要写封信来,太讲客气了。”

财主崽不明究底,问那石臼在哪里。余隆衮指着放在墙边那个穿了底没用的石臼说:“就是它。”这怎么背呀?!看着这个足有两百斤重的大家伙,财主儿子面露难色。彭巧先力大无穷,只见他双手一抱,石臼就被他轻松举起,套在财主崽的肩背上,刚好露出个头。

财主崽背着个大家伙,跌跌撞撞地向家里走,没走几步便受不了,于是大声呼救。

财主闻讯后立刻派家里的仆人来帮忙,连人带石臼抬了回去了。这一折腾,把财主崽搞得奄奄一息。邓财主气得呀几天都下不了床。

病好了不久,邓财主又在栖凤渡墟上会到了彭巧先。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邓财主先是把彭巧先大骂了一顿,然后问彭巧先怎么办?

彭巧先说:“这样,我请老爷到这里最好的酒楼——栖凤渡洒楼喝酒如何?”

“好!”邓财主答应了,心想要好好敲彭巧先一把。邓财主知道彭巧先家穷,想看他的笑话,便叫了一些当地有名望的人一起来酒楼喝酒。

他们来到栖凤酒楼,彭巧先开口便是龙肝凤胆。酒家面露难色,彭巧先就说:“这样吧,我还是到家里弄十八个好菜来,包你满意。”

邓财主一心想让彭巧先出丑,便答应他回家弄酒菜。彭巧先说烟瘾犯了,回家弄菜的路又有这么远,要借财主的银烟筒用一下。财主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了他。

就这样,彭巧先拿着银烟筒来到了财主家,高声对财主婆说:“你屋里老爷要买田,正和别人在谈契约,要你准备十八碗好菜,还要八壶好酒。”

财主婆大叫道:“你咯个白哇鬼,害得我屋里还不够,又来打什么鬼主意了?”

“你屋里老爷晓得你不得信我,特意把银烟筒给我做信物。”彭巧先亮出银烟筒。

财主婆一看,正是财主的心爱之物,平日别人摸都不让摸一下,如今在彭巧先手里,看来冒打白哇。于是便吩咐下人立刻准备好酒好菜。

彭巧先挑着这担好酒好菜来到了栖凤楼,邓财主心里虽犯嘀咕,但大家吃喝得很开心。

席间彭巧先多次拍着邓财主的肩说:“吃吧,多吃一点,反正是吃着自己的。”

邓财主还以为彭巧先在和自己套近乎,便开怀畅饮,大吃大喝,很是开心。

酒足饭饱回家,还没进门老婆就问:“买哪里的田,好不好?花了好多银子?”

“买什么田?!今天好酒好菜,终于宰了他一下,痛快!痛快!咦,这个穷得叮当响的白哇鬼,今天哪来的钱弄这么好的酒菜?”

财主婆一听,立刻嚎叫起来:“你这个背时鬼,那个白哇鬼是到我们家弄的酒菜,说是你要他来的,我不信,他把你的银烟筒拿来了。你这个背里鬼……”

《彭巧先斗外乡佬》

一个做生意的抚州人听说彭巧先的故事,很不服气,特意跑来挑战,说:“你彭巧先这么会打白哇,把我打到坑塘(指农村家门口用于倒脏水的沟渠)里,我就服了你。”

“你这个蠢子。打白哇让你上坑塘冒问题,下坑塘不行!”

扑通一声,衡州人跳下了又脏又臭的坑塘。彭巧先说:“这不一个白哇你就下了坑塘?!”

衡州人叫道:“有本事打白哇把我打上坑塘!”

“我怕你死到这里!又不是我要你下去的。”说罢,彭巧先抬腿就走。

衡州人受不了脏水的臭味,立刻爬了上来。

彭巧先说:“这不一个白哇你就上了坑塘?!”

《彭巧先赚铜钱》

彭巧先家里很穷,穷得近四十岁还没讨老婆。一些乡邻看到有年轻的女子就喜欢取笑彭巧先。这不,当彭巧先和几个乡亲正在桔园里摘桔子时,远处走来一个漂亮女子,大家立刻起轰,说:“彭巧先,不是说你打白哇蛮行。你要是打白哇把那个女的亲一口,我们每人输一吊铜钱给你。要是做不到,你输我们每人一吊铜钱。”

“要得。”彭巧先立刻跑到那个女子前面,装腔作势地叫道:“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怎么偷我家的桔子?!”

女子本能地极力否认,急得满脸通红。

彭巧先不依不饶,说:“吃了我的桔子,嘴里肯定有桔子气味。我闻一下就知道了。”

为证明自己的清白,女子只得伸出脖子,张开嘴让彭巧先去闻……

乡亲们远远看去,还真的以为他们在亲嘴呢。没办法,一人输掉一吊铜钱给彭巧先。

《彭巧先放牛》

彭巧先小的时候给财主放牛,财主很吝啬,经常没有饭给他吃,乡亲们看不过去,纷纷指责财主。可财主说:“他是个孩子,还小,现在少吃点,今后长大了可以多吃点。”

彭巧先也不说什么,赶着牛就上了山。到了吃饭的时间也没见他回来。财主虽然心想又省了一餐饭,但还是有点不放心,便悄悄上山去看个究竟。只见几头小牛被吊在一棵树上,饿得嗷嗷直叫。

彭巧先看见财主来了,举起牛鞭边打边叫:“你们这些牛崽还小,现在少吃点,今后长大了可以多吃点。”

财主心疼不已,叫彭巧先赶快把小牛放了。从此以后,彭巧先在财主家有了饱饭吃。

《彭巧先与夜壶王》

有个专做夜壶(夜里方便用的一种陶器)的浙江佬,手艺精湛,做工极好,在栖凤渡墟上生意极好,号称夜壶王。可他仗着艺高也常常玩些小把戏欺负老实人。这不,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找上摊位,结结巴巴地和他人理论。原来,这个结巴上墟买了个夜壶,不料壶口里面有倒刺,晚上拉尿,命根宝贝放进去没事,出来就拐了场——那几根倒刺差点没废了他的武功。这一闹,还有其他几个人也说碰到过此事,只不过觉得丢人不好意思来理论。

恰好彭巧先也在场,明白了来龙去脉,他决定教训一下这个缺德的夜壶王。等众人散开后,彭巧先走上前去,问他会不会做女夜壶。浙江佬说当然会。

“我要的夜壶难做,问了好多人都做不了。”彭巧先故意使用激将法。

“我夜壶王没有做不了的夜壶!”浙江佬口气大得很。

“好。我要的夜壶要高,我老婆睡楼上。她是个懒婆娘,屙尿从不下楼,夜壶放在楼上又臭。我要做一个放在楼下的夜壶,在楼上可以用,要一丈二尺高。彭巧先一顿胡扯。

“冒问题!五两银子。交一两银子做订钱。”

“要是做不了,你要赔我二两银子。”

“要得!”

第二墟,夜壶王果然把那个一丈二尺高的女夜壶做好了,费了好大的劲把它拉到栖凤渡墟上。赶墟的人看见这个大家伙,个个来问这是什么东西,“女夜壶!”这句话他答过几百遍,烦燥死了。而夜壶也没卖出去一个。大家都在笑话他。

直到天黑,也不见彭巧先来。夜壶王一气之下,用扁担把它砸了。就在这时,彭巧先出来了。没办法,这个夜壶王只好赔给彭巧先二两银子。

彭巧先戏弄夜壶王的故事传开之后,这个缺德的夜壶王的生意大打折扣。没办法,除了卖夜壶,还兼卖砂罐。你瞧,他还挑了担砂罐下乡来了。

正值春耕时节,天上下着小雨,彭巧先正在犁田,看着那个夜壶王挑着砂罐一扭一扭地在从田边走过,便大呵一声:“哇——”这本是犁田人要求耕牛停歇的意思,夜壶王一瞧是戏弄过他的彭巧先,便气不打一处来。而彭巧先一看是夜壶王,马上叫道:“你个蠢牛婆拐,夜壶冒得就屙尿。”这下夜壶王是又气又恼,脚底一滑就摔了一跤,可惜一担砂罐没剩下一个好的。他无可奈何,只好往回走。

彭巧先看到夜壶王连砂罐碎片也不捡就走,又怕砂罐碎片伤到自己和其它的路人,就说:“你这些砂罐不要了?”

“烂都烂了,我还要个鬼!”

“你真的不要?”

“要你个白哇鬼!碰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那我就不讲客气了。正好我打算买个犁头。有了这一担碎砂罐,我可以到油市墟的张铁匠那里换两三个犁头。走运!走运!”彭巧先立刻放下犁田的活,很夸张地在田里摸起砂罐碎片来。

这个夜壶王一听可以换两三个犁头,立刻跑回来,不准彭巧先动这些砂罐碎片,跳进田里把所有的碎片捡得干干净净。

一担烂砂罐挑到油市墟上张铁匠那里,夜壶王被骂得个狗血淋头。

《彭巧先治泼妇》

邻村有个泼妇,平日好吃懒做,嘴巴却毒得死牛。这不,几只小鸡进了她家的菜园,她已经骂了一个上午还没停嘴。乡邻个个直摇头,任由她骂。彭巧先听不下去了,就说:“妹子,你菜土里的辣椒已经被你骂得烂了根,看来活不过明天了。”

“你这个白哇鬼,少到老娘面前打白哇!”

“过端午节了,我屋里的辣椒吃了几回了。看你屋里的辣椒,花都冒打(开)一朵。”

“你屋里的辣椒是怎么种的,就有辣椒吃了?”说起吃辣椒,这个泼妇嘴馋得很,狠不得马上就有辣椒吃。

“用锄头把土刨松,把辣椒往上拔高一点,土里泼上大粪,七天就有辣椒吃。”彭巧先信口开河。

泼妇为了早点吃上辣椒,人也不骂了,赶紧跑回去拿来锄头,挑来大粪,顶着中午火热的太阳,泡松土,拔松辣椒树,淋上大粪……

当天下午,辣椒树殗了,第二天一看,全死了。

泼妇气冲冲地找到彭巧先,大骂起来。彭巧先说:“还骂?我早讲了,你家的辣椒根都被你骂烂了。你不信就去看一下。”

泼妇跑到土里一看,辣椒根真的全部烂了。从此以后,泼妇再也不敢乱骂人了。

《彭巧先喝酒》

彭巧先在县城遇见一个熟人。熟人很热情,连忙把他带到酒楼去喝酒,一路上碰到人就讲:“这是我的朋友,大名鼎鼎的彭巧先!”

酒菜上来,两人喝得高兴。突然一个衣衫褴缕的老汉带着个面黄肌瘦的小女孩来要饭。彭巧先给了他们几个铜板,可小女孩盯着桌上的一大碗肉馋得要死,她爷爷拉都拉不动。

彭巧先的那个熟人站起来就踢了一脚,孩子哭着走了。彭巧先责怪熟人太心狠,可熟人毫不在乎,还在劝酒。他用筷子点着那碗肉说:“哈,不讲客气,老朋友,夹起吃。”

“你哈(音。扒或分一部分的意思)呀。那我也不讲客气,你哈我就控(音。全部倒光的意思)!”彭巧先说罢,把肉全部倒在自己碗里,追上那个要饭的小姑娘,把肉全给了她。

《彭巧先过桥》

过去的栖凤渡有一座木桥,免免强强可以平行过两个人。一个卖条猪(指半成猪,约七八十斤重)的后生挑了两头猪去卖,桥过了近半了,却看到一老头拄着拐杖魏魏颤颤地迎面过来。后生怕让路不了,只好回到桥头等老人过去再过。老头半天才过来,可下桥的时候一不小心歪了一下,身子扑在那后生挑的猪笼上。后生急忙扶住老头,可老头却责骂后生瞎了眼。后生解释道歉都没用,老头不依不饶。

明明是老头自己不小心歪了一下,又没伤着,还这样毒骂那个老实的后生,路人都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老头。

老头哭骂得更厉害了,说这么多人合起来欺负老人家,他不活了,要投河自尽。闹得不可开交。

彭巧先听说来龙去脉后,对老头说:“你还这么年轻,可不要以老卖老喔。”

老头一听火气更大了:“我还年轻呀?人生70古来稀。我今年68岁了。你们这些天杀的,个个欺负我老人家。”

“哈哈哈!你68岁就称老人家,我余隆衮今年88岁了还不敢称老人!”说罢,接过那后生的担子,把那担近200斤重的猪挑起,牵着后生的手,大步流星地走过桥去。

那老头一听是彭巧先,又见他这般神力,在众人的嘻笑声中,无地自容地走了。

【责任编辑:故城】

Copyright ? 2015 上饶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保护中心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赣ICP备14002344号
服务热线:0793-8078177 电子邮箱:srfwz@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