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365体育投注网址主页

走近远古先民的多彩生活

添加时间:2015-07-09  作者:万年县文化馆供稿  来源:上饶非遗网

导读:大塬河是万年先人的母亲河,仙人洞是万年先人种稻和生息的地方。仙人洞注定是一个孕育并生长故事的地方……

大塬河是万年先人的母亲河,仙人洞是万年先人种稻和生息的地方。仙人洞注定是一个孕育并生长故事的地方。

关于仙人洞,许多书上都曾有过这样的描述:这里数里皆石,玲珑窈窕,千姿百态;绝岭处层峦秀拔,峻壁横披,遇雨则盈山皆壑,瀑布飞流;石山上古柏高松苍翠玉立,横空出世枝若虬龙;洞前一马平川,洞后一弯碧水,桥如新月,如若龙蛇,婉转蜒蜒,迂回曲折。更奇的是洞内奇大,可容千人之众,冬而暖夏而凉,暖而不燥,凉而不潮,洁净如洗如扫。

几万年前,仙人洞一带是一方富饶的盆地,它的四周丘陵起伏,群山绵延,覆盖着茂密的原始森林,丰富的生命资源取之不尽。对于原始人类来说,仙人洞是一处美丽舒适的“天然居”,在这里敷衍生息可以说是他们天才的选择。原始共产主义的时代的万年仙人洞,尽管生活艰苦,但他们生活在这个鱼米之乡,可谓是其乐陶陶。让我们随着纪录片《文明的延续》之《稻作之源》的摄制组来描绘一下一万七千年前仙人洞人金秋季节生活的一天时光吧……

早晨,东方吐出鱼肚白,一群仙人洞由岩洞走出来了。为首的是个女的,因为她长得十分妩媚,人们见了她就象闻到了一种香味,我们就叫她稻香吧。

稻香用手指了指出洞中的男女,她在为大伙儿分工,她先对自己相爱并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田耕说:“田耕,今天你带你们男人去大塬河抓鱼,我带女人们在仙人洞割稻。”

田耕望着心爱的女人指挥若定的样子,高兴地说:“稻香,你就放心好了,我们抓不到几万斤鱼不回家。”

稻香:“好吧,那我们女人们和你来个比赛好吗?”

在这一群人中间,有人在说什么,话说得直冲冲,又怕别人听不清,还一边用手比划着。这时,稻香再一次对大家说:“好了,时光不早了,我们谁也不要偷懒,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地干,割稻的要加油,捕鱼的要用劲,我们才能吃饱肚子,过好日子。”

大家出发了,洞里只留下了少数几个上年岁的人。从动作上,我们可以看出他们留下来,并不仅仅为了照顾小孩,而更重要的是看管火种。洞内、洞外以及洞口都有火堆,为了避免烟熏,洞里的火总是放在靠近“天窗”地方。在不使用的时候,就在火上盖些树叶,盖上土,使火阴燃,只有当他们用火的时候,才把它扒开,吹燃火苗,他们成年累月像保护自己的眼珠一样保护着火种。因为他们懂得,如果火灭了,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灾难?洞口的火不仅是为了烤东西吃,也用它防御猛兽,只要洞口有火燃着,不管如何凶猛的野兽也会望而生畏。

仙人洞内,男人们正在不断地用力收割水稻,个个累得满头大汗。再说仙人洞附近捕捞的情况吧!

仙人洞周围水虽然退出,但这一带水系还是发达的,有着不少湖泊、池塘和涓涓溪流。因而,捕获鱼捉虾也成为了仙人洞人采集食物的重要手段。尤其是妇女们将那些捕捉到的鱼用鱼叉驾到火堆上烧烤,香味扑鼻,实在让人馋涎欲滴啊!

古万年人在吊桶环时期就懂得渔猎了,开始人们在湖泊旁边捡拾一些螺、蚌、虾之类,这些东西徒手可采,是不需要工具的。后来才发展到水中捕鱼,最初的捕获鱼工具是木桶,慢慢发展成尖头木桶,后来稍加改进成为木矛,再后来才出现了鱼叉,像吊桶环出土的旧石器晚期的骨质鱼叉,就是当时最先进的捕获捞工具。鱼叉制工是很讲究的,要制成倒制,不然鱼即便刺中也容易走脱。木叉安上骨质或角质的叉头,古万年人是经过漫长的时间来摸索的,当鱼叉出现时,渔猎的繁荣时代便来临了。仙人洞遗址出土的鱼类骨头甚多,什么鲤鱼、鲫鱼、鳙鱼、鲇鱼等等应有尽有,基本上都是鱼叉叉的,很少用弓箭射杀的——因为弓箭射鱼对技术的要求太高了,鱼在水中,射鱼不但要讲究射的角度,箭镞的锋利度,还要考虑到水的深浅以及水流的速度和风向,有时有浅水中或许可能偶然射中一两只鱼,但真正作为捕捞工具弓箭还是无用武之地的。大源河流过他们居住的洞口,为他们抓鱼和制造石头工具提供了非常丰富的原料。孩子们一趟趟地运送着由河滩上选来的石头,大人们不停手地抓鱼,制造他们所需要的工具。还有人在修理一根木棒,砍了又砍,刮了又刮,还不时拿起来试一试,看看这种最得力的狩猎武器做得合适不合适。留在家里的人并不轻闲,除了看小孩、管火种外,他们还是制造工具的能手呢。坚硬的骨料、石块,经打、磨、钻多种工艺加工,在他们手中变成能掘、能砍、能切的多功能、多类型工具和装饰品。

深秋和夏天相比,在当时并没有什么显着的区别。森林里,虽然有的树已落叶了,但他们被常绿树木所掩盖,看起来依然是绿油油的。盆地和大源河边,绿草依然很茂盛。

在仙人洞南面二三公里的旷野上,七八个年轻小伙子手持木棒正在追赶着一只生长着像“手掌”那样大犄角的鹿。鹿一直向西奔跑,跑到山脚下的河边,看样子是打算越河向山坡上逃去。可是预先埋伏在对岸的几个人突然挺起身来,堵住了鹿的去路。鹿惊恐万状,又想往回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这群小伙子就像饿虎般扑了上来,一齐举起木棒狠狠地朝着鹿的身上打下去。起初,鹿还挣扎一两下,可是一棒正打在它的致命处,鹿一动也不动了。

多么幸运呀!晚上大家可以饱餐一顿了。可是像这样的日子并不是很多,有的时候,简直没有什么捕获,只好采集一些植物的根茎、果实,或者捡回虎、豹吃剩的小动物来充饥。

在仙人洞东面约二公里的盆地边缘山坡上,有群人正在采集食物。其中大多数是妇女,也有较大的孩子。大人们经常习惯地弯下腰来捡拾,可是孩子们一遇到树上野果,就飞快地爬到树上去摘取。有的人手中还拿着一个带尖的骨锥或木棒,遇到地下有可食的东西,都搜集起来。年岁大一些的人,还经常把采集的经验传给孩子们,教给他们辨别各种植物的方法,哪一种是能吃的,哪一种又是最可口,哪一种还能种,尤其是两头尖状的,味美的谷粒可以在有水的湿地繁衍;有的人还很自然地把采集到的东西送到孩子们的口里,叫他们尝尝滋味。孩子们也经常把自己捡到的不认识的东西送到长辈们手中,请他们来鉴别。他们为了吃饱肚子,就得经常在外面采集各种能吃的东西,采集是他们生活资料的主要来源,虽然也有人在外面从事狩猎,但凭着简陋的武器——木棒或石块,不能经常获得很多东西。作为优秀猎手的男人,他们在思索着如何捕获猎杀奔跑速度快、个体大而凶猛的野兽,光凭人去追打难以完成,石器、骨器配合木棒复合工具的使用,给了他们新的启示,必须借助中介力量去发挥其更大威力。

于是日后就发明了弓箭。妇女中的采集能手想的是大片湿地长的野生稻谷,如能加以驯化,扩大生长面积,提高其产量。那么,这种美味甘甜又能储藏度寒冬的食品,就可以成为今后牢靠的补充性食物,甚至成为将来的主食。冬天的林木枯枝落叶,将它烧掉,刀耕火种,来年春天将野谷点播在湿地里,鬼禾就会像野草疯狂地蔓延,明年的今天我们可以收获更多的野谷,冬天的忧愁就可以大大减少,那金黄色的叶子犹如金丝被儿,盖在身上暖洋洋的。不要小看这群洞穴之人,他们还是最早的“矿物学家”呢!就在这个山坡上,他们不仅能采到食物,而且还能找到手指大小的六方体透明水晶。他们知道水晶是制造石器的好原料,它不但坚硬,而且打破以后,破裂整齐、光滑,很容易打成带刃或带尖的高级石器。日落西山,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一群一群仙人洞人返回岩洞。人们最感兴趣的是那只即肥且大的肿骨鹿,当它刚被反映上洞前的小山坡时,就立刻吸引了站在洞口的人,好多人都前来帮忙。孩子们也在旁边欢天喜地地又嚷又叫。

最忙的是孩子们,他们一会儿在山上摸摸被庞在的鹿角支起的头,一会儿去河边接过大人们抓捕到的鱼。当大人们拿起锋利石片要割裂鱼肉时,他们又去帮忙。管火种的人早已扒去火上盖着的土,用树枝支起干柴把火吹燃,就等大家聚拢烤猎肉鱼肉吃了。

天色愈来愈暗了,大家围着熊熊的烈火,火光映红了他们的脸庞。每个人手里都握着一件刃薄的石刀,把鱼肉割裂开来,成块地放在火上烤着吃;有的还将鱼骨头置于陶釜中,注入清水,煮出味美无比的汤汁喝。他们很习惯地先把易嚼肥嫩的鱼肉猎肉送给老人和小孩,然后自己才肯吃。吃饱以后把剩余的东西抛弃。他们的行为真有点古怪,经常只顾吃了今天不顾明天。看!他们有鱼肉吃,就把从山坡上采集回来的鹿肉和其他东西都抛在地上了。

硕大的月亮照进了仙人洞。围绕着簧火的旁边,稻香和田耕听大家津有味地谈论白天的工作,看着大伙儿大口大口地吃饭和吃鱼,享受一天的劳动所获,同时又计划次日的生产和生活。蜷缩在母亲温暖的怀里的孩子,早已酣睡。年轻人也渐渐困得睁不开双眼,只有几位上了年纪的人还在看火交谈,毫无倦意。其中一位在小心地拨弄那堆籍火。四周多么寂静,连远处不时传来的狼嚎,听起来也格外清楚。母亲怀里的孩子有时从梦中突然惊醒,但随着母亲轻轻地拍抚很快又安静下来。照管籍火的老人拨了拨将要熄灭的火堆,加上一把从身旁拿起的干枝,火苗又重新活跃起来。

东方的夜空已经露出一片鱼白色的天际,黑夜即将过去,不久,天地相接处迸射出了万道霞光,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美丽的稻香又起床了,她深知:仙人洞人又迎来了鱼米之乡新的一天。

【责任编辑:故城】

Copyright ? 2015 上饶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保护中心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赣ICP备14002344号
服务热线:0793-8078177 电子邮箱:srfwz@163.com